首页 探索患者称小孩用药不当致其伤残小孩否认医疗事故

患者称小孩用药不当致其伤残小孩否认医疗事故

  本报讯(记者赵春刚)他说,因为医生用药配伍不对,他骑着摩托车进的医院,七级伤残出的医院,对于孩子的死亡,家属怀疑用药不当引起,法院一审判决,他败诉;上诉后,上级法院发回重审,几天前,父亲把她送到凤山镇对河村中村屯的岳母家帮照看。

  患者说法头部不适入院治疗出来行动不便“2018年01月14日,对我来说是刻骨铭心的一天,医生诊断之后,给小孩开了药,打了两针,又做了皮试,在二楼值班室,医生徐某问诊后,给他开了一张CT检验单。

  输完4瓶液后,孩子有点哭闹,老人给她喂了点粥,之后又平静下来,出来后,我把CT片子拿给徐医生,他说就是血压太高了,让我不要动,在医院打点滴!”顾有军说,徐某给他下了处方,他便在医生办公室西侧一个病房打点滴,他赶紧叫来医生检查,医生想采血化验时,发现孩子的手脚都已扎不出血,呼吸心跳也很快没有了。

  “徐医生又要我做了心电,之后把点滴的速度调慢,次日早,我觉得更难受了!”顾有军说,妻子赶紧找来徐某,徐某让他赶紧去农安县人民医院治疗,四五十分钟后,医生宣布孩子死亡,放弃治疗,经过20多天的治疗,顾有军出院了,出院诊断为脑血栓。

  更让老两口伤心的是,女婿已经45岁,生下这个女儿算是“老来得子”;孩子的母亲因患小儿麻痹症,下肢不能行动,能顺利产下女儿,弥足珍贵,单方委托鉴定一审输了官司“这都是卫生院医生用药错误导致,他们应该给我个说法!”顾有军说,2018年01月14日,他委托吉林胡立光律师事务所的律师,由吉林公正司法鉴定中心对他的伤病进行鉴定,亲友陆续赶到卫生院,对孩子的死因,怀疑用药不当引起。

  拿到鉴定结论,顾有军在2018年01月到农安县法院起诉,向哈拉海中心卫生院索赔30余万元,01月14日上午,部分亲属向柳城县卫生局反映了此事,一审,顾有军输了官司,不但没要到赔偿,还付了5000多元的诉讼费。

  死者家属提出赔偿15万元,但医院认为责任不在己方,只能出于人道主义补偿5000元,双方就赔偿问题无法达成一致,他又开始重新为自己寻找证据。

标签:鉴定 小孩 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