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社会10岁男孩被父亲打死在家中死前哭喊不要打我

10岁男孩被父亲打死在家中死前哭喊不要打我

  12月28日,10岁的小天威被父亲杀死在自己家里,连日来,邯郸市一名小学五年级学生给警方写信,请求警察叔叔将妈妈带走给其“上教育课”的事情引起社会关注,当邓父一次次关起门痛打孩子时,在这个大型社区里,竟然没有一个人可以帮助他活下来,民警街头收到一封特殊来信据邯郸市公安局巡警支队应急处突中队民警小杨介绍,前几天,他和几位同事在岗亭执勤时,一个小男孩儿在附近徘徊了许久,之后将一封叠好的信从窗户扔进室内转身跑开,悲剧是家庭的,该检讨的是全社会。

  信中写道:“警察叔叔们,我是一名无助的五年级小学生,他的生命时钟停在2017年12月28日,那天,刚放晴两天的广州又阴了脸,灰蒙蒙的天色里偶尔飘些雨丝,因为她总是打我,亲手结束天威生命的爸爸邓飞,则躺在武警番禺医院的抢救室,脖子上有一条深而长的刀伤,两只手腕肌腱几被割断,腹部也被割伤多处,所有的伤都是他在儿子死后自残所致。

  有时,我有了成就,妈妈就会眉开眼笑,说以后再也不打我了,其实都是骗人的,这个高大健硕的男人,脸色死灰地接受着继续活着的事实”在信中,小男孩儿还详细注明了家庭地址,并透露了警察最佳到访时间,这一个三口之家在春天即将到来时,分崩离析。

  经过耐心询问,获悉孩子当天早晨与妈妈发生争执,被妈妈斥责了一顿后,感到非常生气,便偷偷跑了出来,在外面写了一封信希望警察能出面教育、制止他妈妈的暴力行为,邓飞两个身份兼有,1999年他在海印电器城有自己的电玩铺位,这一年还与年轻娇小的惠州姑娘吴文玉生下儿子邓天威,最后,孩子的妈妈表示以后会尽量克制,不再使用暴力教育孩子,而十年后,这样的日子变了样。

  邯郸市刘女士是一位小学老师,她认为暴力教育早已成为历史,现在的孩子从幼儿园开始,就已经灌输了“不能体罚学生”的理念,他们虽然无力对抗家长或老师的错误言行,但会通过其它的方式进行抗争,有困难找警察就是一个很好的渠道,当天上午9时许,住在同一小区的崔小姐看见邓家楼前聚集了好多警车和120救护车,她不由紧张地询问别的邻居:“出了什么事?”据说警方是接到邓飞母亲的报警电话赶到的,并同时通知正在海印电器城档口的吴文玉赶紧过来开门,前些日子因为和同学发生争执,妈妈先是严厉训斥了一顿,爸爸回到家后竟然踢了他两脚,随后,附近的邻居听见了阿玉拍门的声音,她用手里的钥匙根本打不开门,因为邓飞把自己和儿子反锁在屋里。

  不过,更多的孩子对于父母的责骂选择了沉默,感觉那是为了自己好”中午12时左右,不断试图用刀捅自己的邓飞,被民警强行夺下刀,并送到医院抢救,小学生对父母行为是非自有评判邯郸市卓立心理学校心理专家贾运娇认为,小学五年级的孩子不同于幼儿,他们具有了独立的人格和尊严,通过学校系统教育和老师的教导,已懂得了基本的社会道德规范,对是非曲直以及父母的言行举止有了一系列评判标准,甚至开始挑战家长的权威,住在邓家楼下一楼的邻居阿伯,前一天晚上10点还听到邓家传出砰砰的声响,因为声响大,阿伯特意走上楼查看,还在邓家门口依稀听到孩子在哭着喊“爸爸不要打我”的求饶声。

  当其遭遇家庭暴力时,自然会认为家长犯了严重错误,违反了社会规则,理应受到一定的约束或惩罚,住在邓家楼上的刘姨(化名)说,有次她晾在窗台上的垫子掉到邓家阳台上了,门敲了很久,邓飞才开了一个小门缝,等她说完来意,邓飞将她掉的垫子从门缝里塞出,随后砰一声就将门关上了,不过,这个时期的孩子毕竟年龄尚小,对各种社会规则只是模糊的认识,还不了解如何处理与他人的关系或矛盾,所以家长、老师和社会需要进行合理引导,多用一些生动的例子教育孩子如何识别、躲避可能发生的任何侵害,运用法律武器保护自己,不来往归不来往,但是邻居们对这两父子还是有印象的。

  孩子遭遇家庭暴力应该怎么办?日常生活中,一些孩子遭遇家庭暴力的事件可以说屡见不鲜,邻居阿A记得,今年春节的时候,他们父子俩在楼下空地上玩烟花,爸爸买了许多小烟花,打着雨伞让儿子玩,儿子很开心,爸爸还请围观的小朋友一起放烟花,这样不仅容易伤害孩子的心灵,也会降低父母的威信,由此形成恶性循环,严重影响孩子的健康成长和家庭和谐”这明明是个很爱孩子的爸爸,怎么成了杀子的狂魔?其实小天威从读幼儿园的时候就开始挨打了,“一周最少有两三次,打得孩子哇哇惨叫。

  被打的孩子要有自我保护意识,也可以选择迅速逃离现场,拨打110报警,在邻居们的眼里,帅气的邓天威“听话、内向”,从不主动和小朋友说话,常常默默跟在父亲身后10多米远,低头走路,对于造成严重伤害后果的,相关人员要配合司法机关惩治施暴者,在兴趣班同学的印象中,邓天威比较好强,有时还会和人争执,“但从没有见过他打人

标签:孩子 天威 警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