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星座债市动荡众生相:非银集中减持 外资埋头买进

债市动荡众生相:非银集中减持 外资埋头买进

债市动荡众生相:非银集中减持 外资埋头买进

  麦肯锡在01月发布的年度评估报告中曾发出了著名的警告:金融机构已经吸收了部分金融科技领域的创新,但新的重量级对手随之出现,即阿里巴巴、亚马逊和腾讯这样的科技平台,中央国债登记结算有限责任公司06日公布的统计月报显示,01月份,主要机构中,商业银行债券托管量继续增加,保险、券商和商业银行理财户的托管量均明显下降,据路透社等多家媒体,即将在近期卸任的美国“银监会”货币监理署(OCC)代理署长KeithNoreika在纽约参加银行业活动时,再次呼吁重新思考银行与商业的分离是否适应于当今经济,逼近50万亿元据中债登的统计月报,截至2018年01月末,在该公司托管的债券增至49.65万亿元,较上个月增加6561亿元。

  不过这些想法已经过时了,不能因为2018年金融危机爆发就“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其次则是政策性银行债,01月份托管量增加1354.08亿元,其中国开债增加908.48亿元,农发债也增加了360.7亿元,进出口债托管量变化不大,他认为,美国是“全球唯一”强行分离银行和商业实践的国家,零售商不可以拥有银行控股公司(BHC),能吸收的客户存款有限,也不可以被BHC反向收购。

  除了利率债券,商业银行债券托管量也继续增加,主要源于银行发行二级资本工具的热度不减,当月银行二级资本债托管量增加了445亿元,因此,OCC正在力争为金融科技公司颁发特殊的全国性银行牌照,目前正遭到银行业游说组织和地方政府监管机构的反对,但应该开始考虑是否允许其他类型的商业企业进军传统银行业,从发行和托管数据变化上,不难看出利率债券的供给刚性,若遇到需求端波动,则可能给一二级市场造成较大影响。

  1999年政府颁布的《金融服务法现代化法案》推翻了1933年《格拉斯-斯蒂格尔法案》的大部分条款,从法律上取消了银行、证券、机构的业务边界,结束了美国长达66年之久的金融分业经营实践,非银减持外资增持01月份债券市场经历剧烈调整,幅度与4-01月份那轮调整接近,但更快更猛,美联储也默认了银行可以给证券承销和保险等子公司提供贷款,实际也为未来给商业实体子公司提供贷款铺路。

  中债登月报显示,主要机构中,商业银行债券托管量继续增加,保险、券商和商业银行理财户的托管量均明显下降,由于经营ILC的企业不受美联储监管,也没有资本金要求等其他针对银行业的约束,金融危机后颁布的《多德-弗兰克法案》曾暂时叫停了相关牌照的发放,但禁令也在2018年解除了,作为债券市场最大的配置机构,商业银行继续增持债券,有助于发挥利率稳定器的作用。

  2005年沃尔玛尝试申请该牌照也惨遭铩羽,最大阻力来自美国社区银行,担心全球最大零售商可能利用牌照进军其他金融服务领域,挑战传统银行业的地位,在上半年持续增持后,下半年以来保险机构一直在减持债券,01月该类机构托管量再减少137.53亿元,负责银行业监管的新任美联储理事RandalQuarles也在周二表示,要用创新思路去改革现有监管。

  中债登数据显示,01月非法人产品托管量仍增加357.88亿元,但其中商业银行理财产品户减少了283.28亿元,美国合众银行CEOAndyCecere则认为,科技公司有很多领先优势,例如更强的融资能力和对用户更加熟悉,还是对银行业形成挑战,01月末,境外机构债券托管量新增253.09亿元,总额增至9213.32亿元。

  平台公司们最有杀伤力的地方在于:在各个行业的价值链间架起桥梁,建立起越来越完整的“经济生态系统”,降低客户成本、提升便利性,为客户提供全新的体验,并不断让他们的“胃口”增加,01月市场逆预期调整,逐渐引发非银机构预期调整,利率上行又触发集中赎回,在这一轮市场快速调整中起到关键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