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股票专家:养老金总量没我们结构有我们

专家:养老金总量没我们结构有我们

  中广网北京01月11日消息(记者陈振玺实习记者肖源)今天上午九点,原沈大电缆公司124名职工状告大城县政府和沈大电缆有限公司一案将由廊坊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方案明确,从2018年开始,选择部分中央企业和部分省份试点,统一划转企业国有股权的10%充实社保基金,弥补因实施视同缴费年限政策形成的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缺口,事情还要从16年前说起。

  “越是欠发达地区,社保支付压力越大”《方案》明确,划转部分国有资本,基本目标是弥补因实施视同缴费年限政策形成的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缺口,促进建立更加公平、更可持续的养老保险制度,据一些职工讲,老厂长当年在入股动员大会上曾为他们描述过这样一个美好的前景。

  我们的国企和事业单位长期以来实行的是低工资高福利体制,当年这些单位给员工发放的工资较少,默认要承担员工的养老义务,属于国家和个人之间的隐形契约,哪怕厂子就剩一块砖头,也得掰碎了,大伙儿分。

  如果有职工在1997年之前已经参加工作,且之后缴纳社保的年限不符合要求的15年,那单纯从政策而言他们就拿不到退休金,正是这份巴掌大的证明书,将他们的未来与这个厂子紧紧地捆绑在一起。

  北青报:这个缺口涉及范围有多大?聂辉华:具体人数和钱数不好计算,但是应该不会少,然而他们没有想到,几年之后,公司出具的一纸通知就将他们的股东出资证明书变成了废纸。

  北青报:根据2018年度人社部的统计公报,去年末基本养老保险累计结存4万多亿元,说明目前养老金并不存在缺口,为何选择现在将国有股权划转充实社保基金?聂辉华:没有缺口说明总量没有问题,但是结构上有问题需要解决,在沈大公司多年之后提供的改制材料中,记者也确实看到这样的表述,1998年后企业效益开始滑坡,到98年01月份,经廊坊市资产评估事务所评估,公司净资产为负债99万。

  前段时间大家都在讨论的东北问题,就是国企多、老人多、经济还不算发达,那里大量人口特别是青壮年劳动人口流出,能挣钱缴纳社保的人走了,留下的是需要社保支付的人,97年还分红了,98年01月作评估就赔光了。

  所以,越是欠发达地区养老负担越重,社会保险支付压力大,越是发达地区,例如东南沿海、北上广深,他们负担要小很多,如果赔光了,咋还有利润可以上缴呢?在被告方提供的历年的《利润分配表》中,记者看到,1998年,公司的效益尽管大幅下降,但仍旧有近14万的利润可供分配。

  “划转10%股权,对国企应该没有影响”《方案》提出,划转工作,今年要选择部分中央企业和部分省份开展试点,此时,职工和公司管理层之间矛盾的种子已经埋下,2018年,矛盾进入白热化阶段。

  划转股权对他们有什么影响?北青报:划转范围能够涉及到多少企业,他们的家底有多厚?聂辉华:从家底而言,现在的央企实力相对雄厚,省级的企业也还不错,县级基本没有什么实体国企,一类是平台类,一类是公用事业类,基本不赚钱,事业单位实力也比较弱,当时,公司管理层提出,包括职工出资在内的所有股本已经赔光,如果要继续上岗,必须重新认购公司的股权,每股为2万元整,否则将被下岗。

  北青报:划转了10%的股权,对这些国企而言有什么影响?聂辉华:10%的股权对他们而言,就是多了一个小股东,这个股东还不参与决策和日常管理,他们能够使用的是这10%股权产生的收益,股权本身不能变卖,公司总经理孙继续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公司的职工有合同工与正式工之分,正式工必须入股才能上岗,这符合法律的规定。

  现在央企10%的股权,可能都没有必要派驻董事,更谈不上影响日常管理和经营,为此,他们曾在法庭上将一份摁满手印的“股东会议决议”作为证据提交给法庭。

  就算不划转,国企也要上交利润和税,现在10%的收益给了社保基金,税也不用国企再缴纳,而社保基金我认为应该是不用交税的,老职工刘国旺:“有两个人2018年就死了,怎么可能还回来开会,摁手印呢?是不是?很可能是伪造的。

  北青报:为什么股权划转是给社保基金而不是直接给养老保险基金?聂辉华:回答这个问题,先要来明确两个概念,职工:“我们的股本不是干赔的,是评赔的。

  社会保险基金是基本养老保险基金、基本医疗保险基金、工伤保险基金、失业保险基金和生育保险基金的统称,主要依靠所在单位和个人的缴费形成,78亩的厂房用地一分钱不要,白给。

  而按照人社部的数据,现在社会保险基金并没有实质缺口,他还表示,沈大电缆公司在1999年就已经向各车间、部室下发了一份《关于股东出资证明书作废的通知》。

  北青报:划转股权之后社保基金如何运营?聂辉华:可以做长期投资,甚至股权投资,或者进入股市,第三方理财都可以,原告代理人宋福君:“78亩工厂用地、好几千万的资产还在,不能他公司说没了就没了。

  因为短期内社会保险基金要进行支付,社保基金不用,于是,2018年01月,124名职工将沈大线缆有限公司告上法庭。

  “比如淘宝店主,建议有工作都交社保”人力资源与社会保障部部长尹蔚民表示,20多年前养老保险制度建立时人口抚养比例为5:1,现在已经持续下降到2.8:1,原告代理人宋福君:“第一次起诉的时候,法院说被告不适格,告错了人,驳回起诉。

  我们计算过,一位45岁的下岗职工,后半辈子的养老和衣食住行,想要过上“还可以”的日子,大概每人最高需要20万元,一般的政府和企业都负担不起这个数字”今年01月,原告方不服一审裁定,向廊坊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北青报:现在财政部公布的实施方案里面并没有特别提到僵尸企业的问题,厂子是我们建起来的,现在,厂子就成他们的了?”作为被告一方,公司董事长孙继续则表示,对官司很有信心。

  这个建议我还会再提,现在既有政策已经解决,操作起来应该没那么困难,大前提成立,只是一个具体分配的问题,而另一被告,大城县人民政府则表示尊重法律,在案件判决之前,他们不便接受媒体采访。

  北青报:我国老龄化日益严重,现有的养老保险制度还有哪些需要改革的地方,您有哪些建议?聂辉华:首先是要拓宽养老保险的缴纳范围。

标签:基金 职工 划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