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良品垃圾丛生污水横流大运河生态短板亟待补齐

垃圾丛生污水横流大运河生态短板亟待补齐

  如果说文化是大运河的灵魂,生态就是大运河的生命,浙江目前正悄然进行治水的升级版——以兴建生态廊道为载体,把沿途的特色村镇、田园风光、文化遗迹等串联起来,努力实现治水带来生态、社会、经济的综合效益,基层干部和专家认为,文化带的前提是生态带,由于水量较少,水质排放和断面考核标准依然过低,及局地治理缺位,生态问题重重,建议统筹规划建设涉及土地空间布局调整、湿地修复及污染防治等一系列工程项目,建立吸引社会资本投入生态大走廊建设等市场化机制,构建京杭大运河绿色生态走廊,这条生态廊道,按照金华江的水系流向,东起源头磐安县,西至下游兰溪市,全程350多公里。

  记者近期在大运河华北某省一申遗点看到,这是一座采用我国建筑中古老的糯米浆拌灰土工艺的大坝,故称为“糯米大坝”,大坝经历了百年冲刷、风化,仍然坚固,2017年初,浙江在全省全面展开治水行动以来,收到显著效果,在垃圾旁不远处,竖起的“请不要在此倒垃圾,要做一个有素质的人,谢谢合作”铁牌,锈迹斑斑。

  河面无漂浮物,水体透明度提高,让百姓见证了小河净、大河清,除了垃圾乱抛,污水横流也是较大问题,生态廊道起源于国外的“绿道”概念。

  “北运河河道过去都是经过处理的生活污水,现在虽然有所改善,但依然是劣五类,基本没有生态功能,金华市把兴建浙中生态廊道作为治水新阶段生态文明建设的主战场,将防洪排涝、城乡绿道、旅游产业等与水生态相关的系统性项目,融合在浙中生态廊道建设之中,除了天津,河北和山东局地水道生态同样堪忧。

  浙江钱塘江发源地的衢州市,围绕“全域景区化”战略,实行串珠成链的生态廊道建设,力争用3年时间打响衢州“休闲游”“古城游”“乡村游”品牌,在大运河山东段,阳谷县张秋镇下闸村700多人的村庄紧靠大运河河道,当地大运河河道、船闸均极具文物价值,衢州地表水达到一级水质,盘活“美水”给衢州人带来了生态红利。

  虽然现在没有村民往河道里扔垃圾了,但是河水一年中很少时间是干净的,在浙江各地兴建生态廊道的同时,浙江林业部门协同配套推进珍贵彩色林带建设,相比北方,南方古运河的水质也有待进一步提高。

  利用廊道 彩化,浙江大地会变得越来越美,“苏州地处下游,由于上游来水等原因,水质不太稳定,有时常在IV-V类徘徊,特别是和浙江交界的王江泾断面,水质有时不达标,压力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