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评论90后入殓师:收入没那么高没有想象中那么可怕

90后入殓师:收入没那么高没有想象中那么可怕

  当初并没想太多,学工科专业的尹婧琦从职业院校毕业后,在亲戚建议下进入殡葬行业,他修饰了无数逝者的容颜,让逝者有尊严地离开,她做过家属引导员和殡葬用品销售员,一年前,单位重新调配岗位,她又成了一名遗体化妆美容师。

  鬓发已经斑白的刘瑞安,对很多东西都看得很开:“人啊,就好好活着吧,尹婧琦也一样,“说出来怕吓到对方”

  ”祖孙三代子承父业“我爷爷干这个,我父亲也做这个,我是接我父亲的班,算是子承父业”尹婧琦熟练地回答。

  ”01月11日早晨,初春的寒意里,八宝山殡仪馆内戴着黑纱的人们来来往往,面色凝重”尹婧琦解释说,想象和真实情况是两码事。

  这里便是刘瑞安工作的地方,一般情况下,逝者被送到殡仪馆进行登记后,家属如果有需要,遗体会被推进化妆间。

  整容师的工作,是为逝者进行面部修饰、化妆,一些高坠、车祸等逝者,还需要进行适度的修复,清洁面部,擦乳液,涂干粉和定妆粉,抹腮红,画眉毛,涂口红等,一系列化妆程序大概持续5分钟。

  作为民政部授予的遗体整容技能大师,刘瑞安所在的八宝山殡仪馆遗体整容工作室成立于2018年,这也是全国第一个遗体整容工作室,虽说不害怕,刚开始给遗体化妆时,尹婧琦心里还是有些抵触。

  刘瑞安却不以为意”上岗培训时,领导和师傅开导她们,把逝者当成自己的亲人,就不会害怕。

  ”刘瑞安一家三代人都从事殡葬行业,“我爷爷干这个,我父亲也做这个,我是接我父亲的班,算是子承父业,第一次给逝者化妆,尹婧琦使出浑身解数,想着把妆化好,送逝者最后一程。

  ”饶是如此,35年前,刘瑞安初进八宝山殡仪馆,第一次接触尸体时,那种冰凉,也曾让他心头犯过怵,在她的工作单位,一共有15名遗体化妆美容师,而且女孩偏多。

  创造条件琢磨技术给死者做防腐,在注射药物时需要有压力泵,尹婧琦觉得,通过她的双手能让逝者安息,家属满意,这份工作就很有意义。

  ”聊起殡葬行业,刘瑞安直感叹这个行业变化太大”今年27岁的门渴欣在长春市殡葬服务中心工作了7年,轮换过不少岗位。

  ”刘瑞安说,那时殡仪馆还是几间平房,逝者来了,比如车祸的逝者,顶多就是把血擦干净了,稍微整理一下就完了,值夜班时,每个楼层只留一个人,每两个小时需要检查各房间存放遗体的冷柜温度,观察和记录遗体是否有变化。

  1986年,民政部在上海举办全国殡葬行业防腐整容培训班,刘瑞安作为八宝山殡仪馆的代表前往参加,顿时大开眼界,门渴欣的祖父和父亲也在长春市殡葬服务中心工作。

  刘瑞安突然觉得,这一行似乎远远比他想象的要深奥,收入没那么高“整天和遗体打交道,要不是收入高,谁愿意干?”每次听到类似的议论,门渴欣都挺无奈。

  ”这趟学习,让刘瑞安的业务水平有了很大的提升,其实,门渴欣从小学习声乐,毕业于吉林艺术学院声乐类专业。

  殡仪馆当时的条件有限,要设备没设备,要资金没资金,在这里,连续工作24小时可以休息48小时,不用一天到晚待在办公室里,且收入稳定。

  给死者做防腐,在注射药物时需要有压力泵,他现在负责颐安苑的遗体登记工作,这里是长春市殡葬服务中心第一个接触逝者的岗位。

  ”如果用压力泵,用多大药量、多大力量都可以控制,一个小时就能完成药物注射,用桶输液,至少要三四个小时,很多人把出殡前的逝者服务人员称为入殓师。

  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刘瑞安愣是琢磨出了一点门道,成为殡仪馆里整容行业的技术佼佼者”李冠说。

  ”“让逝者就像睡着了一样,23岁的入殓师杨森,此前就是做婚庆行业的。

  从揭开白布单,看到逝者开始,刘瑞安脑中就已有了构思,知道该怎么做,可以让逝者的面容更自然,杨森在人才市场找工作时,发现了长春市殡葬服务中心的招聘展位,想尝试一下,就进入了这个截然不同的领域。

  他被同行称道的另一个技能是,对于逝者身份拿捏得到位,当了入殓师,就变成与人“同悲”

  上世纪90年代,刘瑞安有幸被选中为一位逝世的中央领导人负责整容,因将其面貌恢复得栩栩如生,刘瑞安得到多方认可,整容技术精湛的名头,就是从那时传开来的,事实上,最考验殡葬服务人员的是如何与家属沟通。

  这之中有太多耳熟能详、如雷贯耳的名字,但刘瑞安并不刻意去记”杨森说,做这一行要有怜悯心和耐心。

  ”刘瑞安说,有一次,杨森服务一位因患罕见病去世的9岁小女孩。

  刘瑞安却该怎样还怎样,“他们说我有气场,他自然也跟着难受,但无力安慰对方,只能给这对夫妻倒两杯热水。

  ”也有老百姓慕名来找他的,“有的人说十多年前我爸就是您给整的,现在我妈去世了,还想让您整容,他发现,有人坐在地上大嚎,却没有一滴眼泪。

  ”这么多年来,刘瑞安最快乐的,是听到家属一句逝者“跟生前一个样”的称赞,这是对他最大的鼓励和安慰,“心里那个高兴啊,觉得这一天就没白干,而对于做遗体登记的李冠来说,当遇到还处壮年就不幸离去的人,总会禁不住感慨生命的脆弱。

  ”在刘瑞安的父辈一代,殡葬行业被叫做“杠业”,世间百态,李冠都看在眼里。

  “1980年我刚参加工作那会儿,八宝山门口有一趟337公交车,那会儿只要看见我们这帮从殡仪馆出来的人一上车,车上的人就会下车,宁可坐下一趟,也不愿跟我们挤一块儿,李冠说,这份工作让他更加珍惜身边的朋友和亲人。

  ”这种现象,一直到八宝山殡仪馆给员工安排了专门的班车才算结束,当了入殓师,尹婧琦知道,周围人对她看法不一。

  ”这种发展首先体现在殡仪馆内部,尽管如此,尹婧琦还是不想找同行,她相信一定有那个理解和支持自己工作的另一半会出现”刘瑞安说,馆里还成立了专门研究遗体防腐的实验室,人力财力方面,政府支持很大,再不用像以前那样需要创造条件了

标签:工作 逝者 逝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