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快报武汉中院悬赏千万元寻老赖 网友:比彩票还诱人

武汉中院悬赏千万元寻老赖 网友:比彩票还诱人

  武汉中院千万元悬赏寻“老赖”悬赏资金将由债权人承担债权人:仅登悬赏公告就花了18万01月01日,武汉市当地一家报纸A2版整版刊出一则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的“悬赏执行公告”,公告中显示涉案标的一亿余元,凡向法院提供有效财产线索并执行到位的,按执行到位额10%比例予以奖励,也就是说提供线索者最多可能获得超过1000万的赏金,一时间引发当地市民和全国网友的热议,昨天,北京青年报记者从悬赏人处了解到,如此高额悬赏也是无奈之举,只为能讨回欠款,仅登悬赏公告就花了18万,武汉报纸整版刊出“千万”悬赏公告01月01日,武汉市当地报纸《楚天都市报》刊出一则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的“悬赏执行公告”,这则“悬赏执行公告”刊登在当天的A2版上。

  公告占用一个整版,公告中央最显眼的位置,刊登着被执行人徐孝武的照片、出生年月、住址和身份证号,公告下面是用大字号加粗的举报电话,公告显示,依申请执行人武汉诺克利酒店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称“诺克利公司”)的悬赏执行申请,特发布悬赏执行公告:被执行人徐孝武,涉案未执行标的10000余万元,凡向法院提供有效财产线索(不含本院已掌握的财产线索)并执行到位的,按执行到位额10%比例予以奖励,上亿元的巨额标的,最高超过1000万的悬赏金额,引发了武汉当地市民和全国网友的围观热议,不少网友表示“比彩票还诱人”

  “千万”悬赏背后的民间借贷纠纷根据公告显示,执行依据为(2016)鄂民终15301日民事判决,北青报记者从判决书中看到,“千万”悬赏的背后是一起金额上亿的民间借贷纠纷,判决书显示,被执行人徐孝武为武汉新圣龙商务酒店管理有限公司、武汉天久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徐孝武控制的两家公司从2018年01月开始,向债权人赵亮借了9700万元用于房地产开发,同年01月、01月,赵某又相继出借160万元、100万元,2018年,由于徐孝武无力偿还借款,赵亮将徐孝武和两家公司起诉到法院,2018年01月01日。

  武汉中院作出二审判决,武汉市中院执行局许法官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介绍,“经过一审、二审判决,徐孝武需要偿还借款7400余万,按月利息2%计算,共计1亿多元”债权人:为追欠款无奈登报悬赏2018年01月01日,赵某与诺克利公司签订了《债权转让协议》,将全部债权转让给了诺克利公司,这则“千万”悬赏正是由该公司委托武汉市中院发布的,北青报记者01日下午联系到诺克利公司法人代表何召华,据他介绍,刊登悬赏公告实属无奈之举,“我们非常着急。

  希望能赶紧讨回欠款,现在徐孝武有疑似转移财产的行为,还将其名下最具有执行价值的武汉新圣龙商务酒店管理公司申请了破产,规避执行措施,这对我们追回欠款十分不利,发布悬赏公告对追回欠款应该有所帮助,希望更多人为我们提供线索”何召华告诉北青报记者,这则“千万”悬赏公告代表了公司追债的决心,具有法律效力,赏金会从追回的欠款中拨付线索提供者,“光在报纸上登这次悬赏公告就花了18万,我们是很有诚意的”(文/本报记者李卓雅)

标签:悬赏 公告 执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