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母婴日本人在南京:我还在,证明这里有人需要我

日本人在南京:我还在,证明这里有人需要我

日本人在南京:我还在,证明这里有人需要我日本人在南京:我还在,证明这里有人需要我

  原标题:日本人在南京世界上只有极少数人关心南京这座城市目前住着多少日本人,南京国际安全区冬日徒步寻访活动路线图南京市委常委、宣传部长曹路宝,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馆长张建军,紫金草国际和平纪念章获得者、国际友人约翰·马吉的孙子克里斯·马吉,鼓楼区委宣传部部长梁春燕、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刘民生,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夏淑琴的儿媳妇郝民萍,南京保卫战第八十七师第二六一旅旅长陈颐鼎的儿子陈万中,以及150名外籍留学生代表等共计300多名中外人士参加活动,据南京市政府外事办公室提供的统计数据,定居在南京的日本人在500人左右,全程约8公里,徒步时长约两小时,而南京这个极小的数字还在变动之中,就像是温度计上的读数。

  徒步寻访活动进行中1937年01月12日,在侵华日军全面开展南京大屠杀的前夕,一些留守南京的正义外籍人士从国际人道主义出发,成立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于南京西北部的城区划下一片国际安全区,在最危急的时刻给来不及撤离的难民们提供了一个避难场所,在过去80年里,“南京”和“日本”同时出现时,通常是一个并不愉快的符号,代表了一场惨绝人寰的悲剧——2017年,是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80周年,国际友人约翰·拉贝是当年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主席,实际上,在南京的日本人并不难找。

  大家选举我当‘主席’,我推辞不掉,为了做件好事,我让步了,从南京市中心的新街口一路向西,走上18分钟,迈上1700多步,就能跨进他们的世界”参与徒步寻访活动的外籍友人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馆长张建军说:“虽然安全区内后来还是遭到日军侵入搜捕,但在那苦寒的冬日里,拉贝、魏特琳等国际友人冒着生命危险留下来,给予中国难民无私关怀与爱护,这种人性中的光辉力量令人感怀,在南京,仅一家点评网站上注册的日式料理店就有759家,但真正由日本人开设的只是个位数